Ivey“作弊”案电影筹备背后中国女子首揭秘

内容来源:cardplayer

 

 

 

一部根据Phil Ivey在娱乐城“作弊”的电影开拍了,不过电影讲述的故事主角不是Ivey,而是跟他一起在娱乐城“犯案”的同伙孙清莹(音译,Cheung Yin Sun)。

 

电影主人公原型:Cheung Yin Sun

 

这部电影根据Michael Kaplan曾在《雪茄客》发表的一篇名为《百家乐女王》的文章改编,出品方是Ivanhoe影像,这家公司曾在去年打造过一部讲述亚洲富豪的影片《摘金奇缘》,讲述了新加坡最富有家族继承人杨尼克带上美籍华裔女友朱瑞秋,回新加坡参加婚礼后引发的一场闹剧的故事,该片由杨紫琼、吴恬敏等人领衔主演。

 

在接受Kaplan采访时,当时40岁的孙清莹居住在拉斯维加斯,2012年的时候,经由中间人Steven Black的介绍,孙清莹结识了Phil Ivey,那一年的1月,Ivey在澳洲百万赛拿下20万美元买入豪客赛的冠军,奖金200多万美元。Black得知消息后,他立即带上孙清莹从维加斯飞往澳大利亚的墨尔本。

 

 

 

孙清莹在上世纪70年代出生在中国一个北方城市,祖辈曾从事银行业的工作,本应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孙清莹,却因一场文革而过上另一种生活。文革期间,整肃党内“走资派”的行动扩大到其他领域,而孙清莹的父亲就成了被清洗的那部分人,在清洗运动中,孙家的资产被没收,父亲也被送进了劳改营。

 

在接受采访时,孙清莹回忆道:“直到我7岁时(1983年),家里都是很穷的,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这么喜欢买鞋?那是因为小时候我根本买不起鞋子穿。家里穷到连鞋子都得母亲自己动手做,那些鞋子是她从旧纸箱中剪下来拼凑而成的,一到冬天,我的脚就冷得跟在冰箱里冻过一样。那段时期我们过得真是太苦了,粮食都是自己种的,虽然居住在城里,日子却过得跟乡下的人一样。”

 

文革结束后,孙清莹的父亲被释放,出来后他开了一家生产木制品的工厂,并重新进入富人行列,据孙的说法,她父亲那时通过办厂赚了很多很多钱,赚到钱后他就把女儿送到上海求学,接着孙清莹又去了香港,并过上了她原本应有的安逸生活。

 

孙清莹说自己本身是个挺喜欢赌的人,15岁的时候就攒钱用假的身份证登上一些香港邮轮玩牌,在未满18岁时就去了澳门这个博彩之都,那次她在那里挣了不少钱:“那时我身上大概有1500美元,然后通过玩百家乐赚了15万美金。”这次经历让她完全爱上了博彩游戏,不过这不代表她就因此辍学,她后来其实有去法国的大学学习法语和服装设计。

 

在她20多岁的时候,父亲除了支持她在法国的学业之外,同时还会资助她去娱乐城玩游戏,她年纪轻轻就成了娱乐城里的豪客玩家,会飞到世界各地的娱乐城挥金如土,她什么都玩,二十一点、百家乐、老虎机、电动扑克、骰子游戏以及德州扑克。似乎只要是娱乐场里的游戏她都爱,而娱乐城的老板也很中意孙清莹这样的客人。

 

在蒙特卡洛、维加斯和澳门,孙清莹在这些地方的娱乐城受到的都是贵宾式的待遇,她说:“娱乐城里的人会给我准备顶楼的套房、送我免费香槟、晚餐,我去夜店消费也是他们买单,不过这些福利都不是白来的,这些都是我在那些地方输了数百万美元后得到的‘福利’。单是在棕榈我就输了300万美金,而娱乐城给我的套房是顶楼配有泳池的一间,从房里望出去,维加斯大道的夜景一览无遗。”

 

2006年,孙清莹如往常一样到维加斯永利,到娱乐城后她存入了20万美金,跟以前一样,她迅速挥霍掉了其中的大部分,当口袋里还剩最后4000美金时,她走到了一排排老虎机前挑机器,那时的她还是一个相信运气能够让人通过娱乐场游戏一夜暴富的赌客,所以带着手里的4000美金,她希望自己可以在老虎机这里交到好运。

 

正当她在挑机器时,孙清莹看到一台机子上坐着一个人,他正用手指灵巧的操作者老虎机,孙清莹心想:“这个人一定是个职业D徒。”于是她走上前去让对方教她怎么玩,这个人看了眼孙清莹说:“能教一位漂亮女士玩游戏是我的荣幸。”

 

孙清莹没有看错,这个人确实是一位职业D徒,他的名字叫Steven Black,专门利用娱乐城游戏的漏洞赚钱,同时他还会从娱乐城返给输钱客人的回佣中抽取一部分钱来获利,Black曾是一位业绩很好的汽车销售员,他的记忆力和眼力都十分了得,体彩玩得很溜的Bill "Krackman" Krackomberger评价Black时说:“这人是高手中的高手。”

 

于是孙清莹就成了Black的门徒,并跟着Black到加利福尼亚、新奥尔良和突尼斯这些地方的娱乐城去赚钱,她说她跟在Black身边与其说是挣钱,不如说是学习,而她也上手极快:“我们光在棕榈泉那里就赢了大概60万刀,但Steven只给了我1200刀,算下来就是平均每小时给我20块钱的工资吧,不过我不是很介意,就当这是在拜师学艺了。”

 

孙清莹虽说从Black身上学到了不少技术,但却不够深谙人情世故,06年的某个晚上,她陪从上海来的朋友到美高梅去玩,那天晚上其中一位朋友已经输光了50万刀,但她还想继续玩,于是她向孙清莹借了10万刀,但孙身上没那么多钱,所以就用自己的名义签了张借条从娱乐城借了10万,这些借条一般是从娱乐城的贵宾厅签出去的,客人手里没钱时通过签借条向娱乐城要筹码,等赢了钱或是取钱后再从娱乐城处赎回借条,而一张没有没赎回的借条就相当于一笔赖账。那天替朋友借了钱后,孙清莹就飞去巴黎,在那里待了6个月,期间她的朋友说已经把借条的数目还了,孙清莹因为信任这位朋友就没有再去核实这件事,毕竟这个朋友是有能力还这笔钱的。6个月后当孙清莹飞回维加斯时,她甚至没有过关,在飞机上就被逮捕了,警方说她名下有一张未还清的93,000美元的欠条。

 

被逮捕后,孙清莹在克拉克县的拘留所待了21天,后来是她父亲飞过来花了10万多刀把钱还清才被放出来,在拘留所呆的期间,Black来探过监,她向Black要钱买吃的,但Black没给她,说是吃饱了她就会没精神,Black不给她钱却给了她一副牌,让她学习算牌,然后她就每天都练习,也练得很好,她在所里待着的时候就一心想要回到美高梅去复仇,来弥补自己吃过的这些苦头。

 

在练习算牌时,孙清莹发现了一种能帮助她在娱乐城更快挣到钱的方式:扑克牌背面的图形差异。百家乐的玩法是:牌桌上会发出4张牌,两张给庄家,两张给闲家,双方的两张牌相加,谁的点数最接近9谁就赢。A算作1点,10和人脸牌则是0点,其他牌对应的点数跟牌面数值相同。

 

2011年秋天,孙清莹和几位朋友用这种伎俩从美高梅赚了30万,从棕榈泉赚了20万,不过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赢钱,她和三位朋友头一天先用输钱的方式作掩护,比如输掉10万刀,第二天回来时他们会买入50万元,然后让娱乐城按照“澳门的玩法”发牌,娱乐城同意后,孙清莹会先让荷官发牌,然后再下注,玩了一盒牌之后,他们输掉了17万5,随后孙清莹让荷官把6-7-8-9这些牌的背面都翻过来,这样她就能通过这些牌背面图案边缘的差异记住这些牌。

 

记住牌后,在下一盒牌开始时,孙清莹一行人就相当于用透视眼在游戏了,不久后他们就把牌桌上5千和2万5面值的筹码都赢完了,由于赢得太多,连娱乐城的老板和经理都开始过来围观,在一盒牌还没有发完钱,他们就兑现了赢来的一百多万转战凯撒。这行人在凯撒故技重施,并在那赢了20万,随后他们又去了金银岛,在那里赢了30万美金。横扫了维加斯的百家乐牌桌后他们飞去康涅狄格,而他们的“壮举”也被媒体盯上并对此大肆报道,一位娱乐城游戏安全顾问分析了几人的策略后,在网上发了一篇有关他们如何赢钱的帖子,Black在网上看到这些消息后就猜到这人是孙清莹,于是给她打了电话。

 

Black很清楚孙清莹的这种玩法很快就会被娱乐城盯上,这个赚钱的机会寿命很短,所以他知道如果孙清莹想要通过这个伎俩赚笔大钱,那她得跟一个能帮她下大注的人合作,他对孙清莹说:“如果你想赚大钱,我这里有个合适的人选。”

 

于是两人在2012年1月飞去墨尔本找Ivey,Ivey身上当时有600万美金,如果玩百家乐,他每次可以下注的金额高达30万美金,作为中间人,Black可以从两人挣到的钱中分到10%的佣金。除了牵线让Ivey和孙清莹合作,Black还想拉上Ivey跟他去玩骰子游戏,他跟Ivey说自己可以控制骰子,所以由Ivey出钱玩,挣到的钱两人分,但Black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不仅没帮Ivey挣到钱,反而在一小时内就让Ivey输了300万刀,然后Black就去跟孙清莹说,让她带Ivey去玩百家乐把钱赢回来,不然自己可能就失去Ivey这个朋友了。

 

孙清莹和Ivey拿着这位10条WSOP金手链得主所剩的300万美金来到百家乐牌桌,上桌不久他们就输了50万,孙对Ivey说:“我看不清那些牌。”Ivey不理解孙的意思,还跟Black说她是骗子,并且指责Black坑人,为了留住Ivey,孙让Ivey给她一晚上时间解决问题,Black从网上找到的这家娱乐城使用的纸牌,并把纸牌背面的图案打印出来,孙清莹花了一晚上记住这些纸牌背面的差异后,第二天再次回到百家乐牌桌,一小时内就把Ivey输的钱赢了回来,同时又多赢了300万美金。娱乐城把钱交给Ivey时,问他是怎么认识孙清莹的,他们跟Ivey说孙因为在百家乐牌桌上的表现已经成了很多娱乐城里的名人。Ivey对那些人说他是在扑克室结识的孙清莹,然后说他闲着无事想来玩一玩百家乐,他们相信了Ivey的说法。

 

这之后,Ivey、孙清莹和Black飞去各国娱乐城玩牌,这些地方包括蒙特利尔、新加坡、澳门和蒙特卡洛,他们每到一个地方,第一天都会先去夜店放松一下,然后再去娱乐城赚钱。2012年孙清莹过生日,他们一起去了永利,她回忆说那时Ivey身边围绕着一堆女伴,当晚她喝醉了没有回住处而是在酒店过夜,第二天酒没醒时Ivey就打电话过来,她没接电话,于是Black直接上门把她从床上拉起来,说私人飞机已经在等着,他们要去百佳塔挣钱了。那次在百佳塔,Black和Ivey极尽所能“压榨”孙清莹,如果可以他们甚至不想让她吃饭或休息,他们只想让她不停上桌游戏,有一次他们连着玩了一天一夜,Ivey那天甚至直接睡在了VIP室的地板上。

 

几人之间的合作一直很完美,直到2012年8月,Ivey那时候去伦敦参加一场比赛,输了不少钱,他希望从百家乐游戏把钱赢回来,于是孙清莹和Ivey一起去到康乐福娱乐城,那是一家很古老的娱乐场,坐落于伦敦上流住宅区,他们在那里玩了两天,上桌的时间也就6个小时左右,但两人却在这几小时里挣了1100万美金,孙清莹说她当时建议Ivey在水上500万就收手的,因为她怕盈利高达8位数时,娱乐城可能不会让他们提现,可赢了500万后Ivey说他还想继续玩,游戏结束后,Ivey过去跟娱乐城的人交涉,交涉完后他回来对孙清莹和Black说对方已经安排转钱,并且把安排转账的单子给两人看,还说娱乐城也定下了转账的日期。事情办妥后因为家里有人生病Ivey就飞回了维加斯,三天后孙清莹的账户还未见有任何汇款进来,然后她给Ivey打电话,她感觉钱没到手,要么是Ivey骗她,要么是娱乐城坑了他们,Ivey说他也没收到钱,孙说自己并不信Ivey,认为是Ivey吞了这笔钱,她还对Ivey说:“没事的,不就1100万吗,Ivey你想留着就留着吧,不用给我了。”

 

不久后孙清莹和朋友去法国奈斯打牌,想去参加一场扑克比赛,她在那见到了Ivey,Ivey跟她说不要上桌,这里有记者,他们已经知道伦敦的事情了,直到那一刻孙才意识到Ivey没有骗她,于是他们离开奈斯飞去大西洋城的百佳塔,那次租私人飞机的钱是她和Ivey平分的。

 

一起出庭的Ivey和孙

 

随后,康乐福果然拒绝付款,而Ivey和孙清莹虽拿到了他们在百佳塔赢的960万,但却被百佳塔告上法庭追回这笔钱。在接受采访时,孙清莹的一个澳门朋友在美高梅输了600万美元,说希望孙清莹回去帮他把钱赢回来,但因为媒体的报道和官司的事情,孙清莹已经不能去美高梅、永利和凯撒打牌了。

 

事情“败露”后,孙清莹还曾约Ivey去澳门打牌,但被Ivey拒绝了,Ivey说娱乐城的人不会让他们上桌的,但孙说并非全球的娱乐城都把她列入黑名单,她后来就又在澳门的银河赢过200万美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