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十章:出征上海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十章:出征上海


           一代宗师杨官璘和儿子杨健明的合影笔者拍摄)

 19518月初,正是“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的季节,杨官璘从广州踏上了远征上海的战程。

    杨官璘心里充满离别的惆怅。车窗外的秋雨幕天席地如丝如绸,正如他满腹的思绪。火车如一条绿色的长龙在斜风细雨里蜿蜒穿行,广袤的秋天田野一片宁静,一片片方格稻田恰如一格格棋盘。杨官璘穿一身新蓝布中山装,双手托腮,浓眉紧锁,凭窗而。他的心里激荡起金戈铁马的声音:车直行横走,威风八面;马跳腾飞跃,盘旋回转……


        一代宗师杨官璘正在观看赵鑫鑫大战周小平(笔者拍摄)

    车厢内闷热如炉,杨官璘早已汗湿重衣.但他沉醉在自己的象棋王国中浑然不知。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同志,需要餐券吗?”

    杨官璘这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忙不迭地操着一口地道的客家话笑答:“谢谢!我不饿,不需要餐券。”包里掏圳干粮,当服务员离去不久,他却从背掏出干粮,大口地啃嚼起来。

    杨官璘一向过”了“苦行僧”的生活,为省钱,怎舍得在火车买热饭吃?他坐的是硬座,从广东到上海,需要两天两夜。杨官璘苦熬着,饿了就啃冷干粮,渴了就喝水龙头里的水。


          一代宗师杨官璘正在看广州黎德志比赛(笔者拍摄)

    杨官璘像一粒尘埃落在了繁华的大上海.他举目无亲,既无钞票.更无情趣去欣赏这花花世界。在一家简陋的客栈里落脚后,便马不停蹄地寻找出路。经指点,他找到了上海工人文化宫,但对方的条件却甚为苛刻:义务表演一周,无分文报酬!

对于尚无温饱日的棋手来说,这条件确实难以接受。上海的许多象棋手都不愿意接这亏本的活。当他们得知杨官璘准备接这差事时,便纷纷劝阻他。杨官璘又何尝不知其中辛苦,但为了在上海立足,他不得不接受这个条件。他喑暗忖道:大不了倒贴一星期食宿,如果下得好,我就可以在上海有个立足点了!于是在上海工人文化宫主持擂台,义务表演了一周。


            一代宗师杨官璘正在看湖北党斐比赛(笔者拍摄)

杨官璘此时早已是囊箧羞涩。为了解决食宿问题,他每天在文化宫表演后,都要到附近的茶楼酒店去跟一些二、三流的棋手下棋,净一些散钱养活自已,以至于九分钱一碗的阳春面整整吃了一个星期。

按照杨官璘当时的棋艺,他早跻身于一流棋手的行列。而斯时的上海,一个甲级棋手,每安排下一盘棋,便可得“车马费”12元钱。这在20世纪50年代初可不是小数目!须知杨夫人一钱重的金戒指仅值10块钱!一周下来,杨官璘的损失可谓损失惨重矣!

就这样,杨官璘总算在藏龙卧虎的上海滩迈开了艰难险阻第一步。然而棋坛如武林,没有真功夫,你休想站稳脚跟。杨官璘常在上海凌云阁摆擂,与人弈彩。这里象棋高手如云,上来攻擂者几乎一个接一个,杨官璘每弈必算。观众见到这位南方来的青年棋手,操着一口带着浓重客家口音的普通话,身材瘦削,穿一身浅灰色的唐装衫,稳坐台主之位,沉着应战,将一个个攻擂者打下去,无人能敌,不由十分惊奇。消息一传开,即引来了沪上棋坛的一位骁将——陈荣棠。

陈荣棠是50年代初上海棋坛的一员虎将。他原籍苏北,外号叫“小六子”,与“百胜将军”万启有、象棋大师徐和良鼎足而三,均属一时俊彦。

陈荣棠以饶子、让先著称,尤精于“后手顺炮”与“单提马布局”,其着法细腻,棋招飘逸。

陈荣棠还是上海名手何顺安的“一月之师”。这里面还有一段趣事;当时上海棋坛“四大金刚”之一落千丈李武尚因公出差办理侦缉案件,为了使弟子何顺安能博采众长,日有所进,临时委托陈荣棠代为授教。后来何顺安崭露头角,战绩堪夸,但与陈弈,总被陈让先。李武尚看在眼里,记住心里。有一次,李故意说陈的棋路呆板,不及何顺安灵活多变;又说如果让先对子,陈殊难乐观。陈荣棠听后不知是计,忿然主动要对何作一次十局赛。并愿以“二搏一”斗彩。于是一台好戏很快就在柳林路李家客厅摆开战场了。

     这一场十局赛,经过三个晚上的交兵,毕竟陈荣棠久战“沙场”、功夫老到。鏖战结果,以四胜三负三和占得上风。当他正沾沾自喜、享受胜利的欢悦时,不料何顺安说:“论局数是你多赢了两局,但以二搏一’来计算,应属我胜而不是你胜了。”陈突闻其言,急切间未能置词,这时李武尚急忙出来调解道:“莫争,莫争。这场干戈,是我挑起的。老陈施出浑身解数,确乎身手不凡,给阿四(何顺安小名)创造了磨炼的良历,还有我亦深感获益匪浅。应该说,你们两人都是胜利者。这彩金嘛,就由我来承助,作为犒赏慰劳吧。哈哈……”

    陈荣棠在上海棋坛也是个风云人物。王兰友在杨官璘的专著《棋国争雄录》的按语中这样写他:“个子高大,体格魁梧,走起棋来,爽快灵活,勇敢善战,可惜的是勇猛有余,智谋不足,所以棋力在董文渊、何顺安之下”王兰友介绍陈荣棠当时的战绩:“能和朱剑秋下平手棋,分不出胜负来”,又曾以一胜一和打下了何顺安的擂台”。在和陈松顺对局时,“公开赛二局,是陈松顺一胜一和。但是私人比赛两局,陈荣棠却能以一胜一和回击”。棋艺由此可见一斑!

     50年代初期,华东地区棋风颇盛。当时各地还未建棋队,又无全国比赛;因此,每年夏季些象棋高手便集中到上海摆设擂台,举行公开表演赛。在此期间,经常摆设擂台做擂主的是著名的“华东三虎”董文渊、何顺安、朱剑秋。而陈荣棠也名列上海“十大棋手”之一。

    陈荣棠初战杨官璘,即以硬桥硬马开手,但怎及技艺老练的杨官璘?第一盘棋走到40招时,陈荣棠便被斩于马下。

    棋局如下:

1.炮二平五,马232.兵三进一,马893.马二进三,车91

4.马八进九,车945.仕四进五,车446.相三进一,士45

7.车一平四,卒918.炮八平七,车129.车九平八,炮24

10.车四进四,车4611.马三进四,象3512.兵七进一,卒11

13.马四进六,炮2914马六进八,车2215.炮七进四,炮97

16.兵七进一,马3退217炮七平六,马2418.炮五平六,炮8退1

19.兵五进一,率9120.马九进一,车2321.车八进五,马42

22.后炮平七,车3退223.炮六退四,炮8824.炮六平三,象53

25.马八退六,马2426.车八进一,炮7427.炮七平五,炮8退3

28.炮五进四,象7529.马七退六,马4退330.车八进二,炮8退5

31.车八退五,炮4退132.车八平四,马3233.帅五平四,将54

34.炮三平六,马2435.车四进二,车3236.车四平六,士54

37.车六退一,士5438.炮五平六,炮4239.车六进二,将45

40.兵五进一

     后杨官璘对该局有所点评:“是局杨方因先手之利,起中炮以争取攻势,陈方本欲用反宫马应付,但见对方先进了三路的象步兵,立刻改为左单提,然后出车,希图反先。杨方走贴身车的五七炮,是‘中宫炮对单提马局’中很少见的一种演变。”

陈荣棠初败,甚不甘心,于是再战。两人先后下了十四盘,杨八胜六和,陈荣棠才输得心服口服,说道:“你以后下棋,我就帮你唱棋得了!”后来在攻擂战时,陈荣棠果然心甘情愿地为杨官璘唱大棋盘,唱得有声有色,特别吸引观众,并由此出了名。

    大败陈荣棠,使杨官璘在上海棋坛声名鹊起,声威大振,沪上诸多名将轮番和杨官璘对垒。其中最为精彩的是杨官璘与棋坛老将窦国柱的“龙虎斗”。

窦国柱本是扬州人,和“七省棋王”周德裕、张锦荣被誉为“扬州三杰”,又称“扬州三剑客”。窦国柱少时遍游全国,与各地棋手交往,其棋品和人品均为人所称道,在棋坛享有很高的威望。当时,窦老先生虽已年逾六十,但宝刀不老,常邀人对弈,一比高低。眼见杨官璘风卷残云,技压群雄,也不觉技痒难耐,于是挽留杨官璘多留时日.择机一决雌雄。

    怎奈岁月不饶人.窦国柱毕竟年事已高,较之如日中天的杨官璘自不可同日而语。第一次对弈与杨官璘共战四局,以二负二和败北。其后几年间,他先后和杨官璘对弈过七局,结果四负三和。窦国柱不怒反喜,对杨官璘的棋艺人品皆十分钦佩,逢人便赞:“杨官璘真乃棋坛俊杰也.他日一定可以称雄弈林!

    杨官璘横扫上海棋坛,沪上棋界才知来了个真正的华南象棋一等高手,引得各地好手纷纷前来,沪上棋坛一时热闹非凡。杨官璘忙修书一封给好友陈松顺,戏言“沪上生意颇好,或可赚些钞票以解生存之困”。陈松顺接书后欣然前往。

陈松顺号称“华南神龙”,在20世纪50年代初,名气比杨官璘有过之而无不及。陈的加盟,更令上海棋坛沸腾。于是,上海棋界趁机组织了一场华东华南象棋名手对抗赛。

    195191日.华东华南象棋名手对抗赛正式开始。华南方面由杨官璘、陈松顺代表,华东方面由何顺安、朱剑秋出战。“象棋总司令”谢侠逊特地为比赛写了一副对联:

华东华南先争半着;

棋经棋诀各擅千秋。

    赛场设在上海的西菜社。首轮由陈松顺对朱剑秋,陈胜;杨官璘对“扬州三剑客”之一的朱剑秋,杨胜;对何顺安皆和。首轮华南队告捷!

    朱剑秋系江苏省扬州市人,清宣统元年(1909)出生,身材中等,性格谦和,棋风却刚健泼辣,以敢于搏杀著称。朱虽于扬州成长,但成年后移居上海,并代表上海弈战,新中国成立前夺得过“上海‘南京埠际象棋比赛’’第一名、获得了“江南象淇比赛冠军”等名衔。此时朱剑秋已44岁,名声赫赫,如日中天,而一面杨官磷却是初来乍到,年方二十五,算是雏风初啼。

    朱是上海棋坛的先锋,比赛多由他先出场,有一试对手实力的味道。著名棋评家王兰友曾这样描述他:“朱……面貌清秀,身材瘦弱,看样子倒不知道他曾挟技遍游西南各省,在重庆、昆明一带,曾遍传声誉。”

    然而,一经交手,杨官璘便以雷霆万钧之势直落两局,将朱剑秋斩于马下。

    首局杨官璘以顺炮斗朱剑秋,至第42手时,杨官璘在犬牙交错的局面中突施妙手,弃车弃象,以马炮成杀。其算度,竟深达十回合之后!尽管朱剑秋这时尚多车多马,但依然束手无策。

    下面是杨、朱比赛的第一局:

1.炮二平五,炮852.马二进三,马873.车一平二,车91

4.仕四进五,车965.车二进六,马236.车二平三,炮5退1

7.兵三进一,车448.相三进一,车119.马八进九,卒31

10.炮八平七,炮571l.车三平二,象7512.兵九进一,卒11

13.车九平八,炮2214.兵九进一,车1315车八进四,车42

16.马九进八,车1117.马八退九,炮7118.车二进二,炮71

19.兵三进一,马6退420.车二退四,卒3121.炮七进二,马45

22.炮七进五,象5退323.车二平九,马5724.帅五平四,炮16

25.兵三进一,马326.帅四进一,炮2退227.仕五进六,马46

28.帅四平五,马6729.帅五平六,后马退530帅六平五,炮22

31.相七进五,炮28

    从这盘棋可以略窥杨官璘的早期风格:棋法凶悍,走势缜密。王兰友对当时的场景曾确生动的描述:“……杨弃车后十多着棋才抢先人局。当时台下拥朱观众大卢喝采,不料杨反复进攻.终是得胜。下台后,何顺安再把那残棋从新拆过,发觉不论如何应着,杨还是入局可胜,当时朱才叹服杨在三分钟内能够看得几十变着,计算准确,的确是难能可贵。”

    大赛从91日擂响战鼓,持卖了一个半月,结果华南队以五胜十和一负取得压倒性胜利。杨官璘对朱剑秋三胜一和,对何顺安四战全和,获得最高积分,为第一名。陈松顺则是三胜一负,积分为第二名。华南队获胜。杨官璘以斗顺炮击败朱剑秋的一局,着法非常精彩,显示了杨官璘精湛的棋艺:

    王兰友在《棋围争雄录》里还记载了杨官璘一局很有趣味的棋。他这样描述道:“杨、朱两人还有一盘半公开的对局,这局棋因为不是公开赛,所以没有登过棋刊。当时两人从下午二时下到深夜二时,一直下了12个小时,是杨官璘对局中经过时间最长的一局棋。”

    为什么杨、朱这一盘非公开对局下了12个小时之久呢?原来两人在对局的时候,朱曾约定其他几位棋人另外摆一盘棋在旁边,杨、朱两人每走一步,旁边的人就照样去解拆,研究棋艺,这样一来,当然延误了时间,变成杨和联军对局。那时陈松顺就曾暗中劝杨,不要下这种局面的棋,但是那时杨官璘艺高胆大,己要董文渊和何顺安两位高手不参加,便放胆去下,也算得上是一场独力战群雄的对局,结果还是杨官璘取得胜利。

    这次擂台赛,杨官璘先后和华东十多位高手进行了较量,凭着超卓的棋艺,如龙吟虎啸.叱咤风云,一扫群准,在上海棋坛上旗帜高树,独执牛耳。大多数棋手都被他战败,杨官璘的名声在沪上棋坛更是如雷震长空。

    由于长时间紧张的擂台赛,杨官璘实在累得不行,脸益发削瘦了,眼窝深陷,似乎能放得进一枚小鸡蛋。他一日三餐吃的大多是阳春面,吃得直倒胃口。好在每场比赛他可得12块钱车马费,身上总算有了些许积蓄,有时也会走进一家比较讲究的面馆,美美地吃上一顿肉丝面,打打牙祭,犒劳犒劳自己的肚皮。

    杨官璘此次在上海虽然一扫群雄,但仍有一人使他耿耿于怀。此人便是号称“八省棋王”的董文渊。1950年在香港攻擂时,杨官璘曾负于董文渊,因此一直想报这“一箭之仇”!

    董文渊因故没有参加这次对抗赛。事后,杨官璘与董文渊作赛六局。杨一胜二负三和,又一次败于董文渊。临别时,董文渊有些倨傲地对杨官璘说:“自香港分别后,这一年你的棋艺大有长进。但在一两年内,恐怕在我身上还占不了便宜。”

在“华东三虎”中,论棋艺水平,董文渊居首位,何顺安次之,朱剑秋当排在第三位。杨官璘见董文渊如此说,便答道:“先别说这样的话,咱们明年见!于是打道回府。

杨官璘回到家中,把与董文渊对赛的六局逐一细拆,终于拆出了一些名堂:董文渊计谋多端,盘内、盘外都有不少怪招。至于盘外招,杨官璘暗忖凭自己的修养可以不为其所动;而盘内的辣招,则经过苦拆已找到了破解之术:避其锋芒,以“锉功”锉之。

    自上海回到广州,杨官璘业已声名大噪。这段时间他除了潜心钻研棋艺,还一度在广州惠福路的一间凉茶铺主持棋档。

    1952年春,广州市政府开展新中国成立后的棋艺活动,在广州岭南文物宫举办了“六名象棋手表演赛”,参赛的有杨官璘、陈松顺、卢辉、覃剑秋、曾益谦、袁天成。这六人均大有来头:卢辉是老天王,自不必说;曾益谦是棋坛名宿曾展鸿的儿子,曾在1949年力挫“澳门棋王”梁兆发,棋力非凡;陈松顺、袁天成和覃剑秋系同出钟珍门下的师兄弟,棋力接近。

    在这次象棋表演赛中,杨官璘初战曾益谦。曾益谦与杨官璘有不少时间在一起切磋棋艺,感情甚笃,且成名比杨官璘早,可谓是杨的师兄。此时他往广州,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手。但在两局的对弈中,杨官璘均运其“锉功”将曾挫败。首局杨后手,在曾益谦弃马求杀、咄咄逼人之际,杨弃炮阴车,顿时化险为夷。次局,杨官璘稳守反攻,以弃车先弃后取,夺得一子,再下一城,两局完胜曾益谦。

    轻取师兄后,杨官璘恶战袁天成。

    20世纪50年代的广州棋坛,袁天成是个不可忽视的人物。袁是东莞温塘乡人,初在香港以制造木屐为生,后来寄迹棋坛,结识了湖北老棋手方绍钦,方利用空闲时间与其对局拆棋,时间长达一年之久。袁天成离开方绍钦之后,才接近钟珍。有一段时间,他与陈松顺共同习艺,二人实有同门之谊。袁天成受到钟珍的陶冶,棋艺精进,但钟珍始终未承认袁是自己的门徒,只是个挂名弟子。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袁天成回到沦陷的广州。约在抗日战争结束时击败了广州头号棋手陈升,以后便与卢辉分庭;礼,一时名噪穗、港,俨然盟主。他长于让双马,江湖号称“双马王”,其棋艺已达一流境界。在袁天成棋艺、名誉至巅峰时,杨官璘曾与之战过两局,连负两盘。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杨官璘不再找袁天成下棋,而在私下里寿拆他的棋路,终于将他的每一杀招都摸得通透彻亮,成了一个“袁天成通”,早已非吴下阿蒙。此次“六名象棋手演赛”,杨官璘可谓是有备而来。袁天成棋风凶悍飚烈,杨官璘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首局便马窥将门,炮胁底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袁天成斩于旗下。

    此次六名象棋手表演赛,杨官璘以压倒性优势击败师兄曾益谦和劲敌袁天成,以及广州棋坛的一些一流棋手,标志着他的棋艺更上层搂,也奠定了他在广州棋坛的地位。加上他出征上海的赫赫战功,广州棋人便给他起了绰号——“元始天尊”或“混世魔王”,喻其棋艺深不可测,后来“魔叔”之名便由此传遍开来。陈松顺则有“老子”之称,其他棋手如覃剑秋亦有“准提道人”之手。

此时,在广州棋坛能与杨官璘—决高下者,只有他的好友陈松顺。

杨官璘此时在棋坛虽已声名显赫,但依然是一个江湖棋手,终年四处漂泊,谋生养家,心中惶然,不知前途何在。这时,他的一位在美国的同学回到广州,见杨官璘生活条件不佳,便真诚地建议道:“你跟我一起去美国打拼吧!那边华人多,经济条件好,凭你的棋艺,肯定会在美国有所作为!

    杨官璘听了有些心动,于是去找好友王兰友商量。王兰友劝阻道:“美国那边是有钱,但棋风肯定比不上国内。从经济收入上看,你可能会多赚一些钱;但从棋艺发展来说,中国的象棋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群众基础好,海外没得比!你离开了这个环境,就成了无根之木,难盛大气候。现在国家刚解放,百业待兴,象棋事业肯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你还是别出国的好!

     杨官璘从此打消了出国的念头。

王兰友的一席话,给中国棋坛留住了一位旷世宗师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九章:潜龙腾渊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八章:香江夺冠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七章:挟技香港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六章:初征广州
凤岗今年将办第五届杨官璘杯全国象棋公开赛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五章:窘困求生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四章:虎口脱险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三章:聪颖少年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二章:弈林神童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第一章:书香世家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序(胡荣华)
《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内容简介、目录

长篇连载《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编者按

杨官璘杯圆满成功,杨老故居期待开放(图)

东莞凤岗:中国首个象棋之乡(多图

第四届“杨官璘杯”全国象棋赛举行新闻发布会(图)

     原创作者为凤岗宣教部周镇明,为了怀念前辈杨官璘,我是按《一代象棋宗师杨官璘》这书,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谢绝转载!翻印必究。谢谢理解!谢谢支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